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安徽省器官捐献一再刷新纪录

发布时间:2020-10-15 07:49:08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中安在线讯?据江淮晨报报道,1月17日,我省完成首例视网膜捐献,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获悉,这是自去年完成首例心脏捐献、首例肺脏捐献之后,我省器官捐献又一次实现“零的突破”。1月以来,安徽省已完成器官捐献6例,是去年同期的2倍。从2017年至今,安徽省器官捐献一再“刷新”记录。

器官捐献工作缘何走上“快车道”,社会大众对器官捐献的态度如何,还存在哪些困境?带着这些疑点,江淮晨报、江淮网记者走近中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倾听器官捐献“背后”的故事。

社会对器官捐献更开放关注度更高

“从去年开始,安徽省器官捐献的发展势头还不错,填补了几个空白。”安徽省红十字会参与器官捐献工作的徐宝芝说。在她看来,2017年堪称安徽省器官捐献“突破年”,全省完成器官捐献63例,比前5年捐献总和还多,全省捐献总体数量突破100例。全省首例心脏捐献、首例肺脏捐献、最高龄捐献,均实现了“零的突破”。

“安徽省自2012年起‘试水’公民自愿捐献器官,6年来,终于摆脱全国‘尾巴’的尴尬局面。进步来之不易。”2017年新“入队”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姚自勤说。

正采访时,姚自勤收到消息,宣城有一位潜在的器官捐献者。挂了电话,他迅速启动“捐献流程”,采访不得不中断。他说,这就是OPO团队的日常工作节奏。

OPO是器官获取组织的英文缩写。去年3月份,中科大附一院正式成立OPO办公室,由姚自勤“带队”。目前,安徽省内仅有4家OPO,该院是其中之一。“全社会对器官捐献的态度更开放,关注度更高。”上任近一年,姚自勤深切地感受到。在姚自勤的印象中,过去关于器官捐献的报道不太多见,但这一年却越来越多。姚自勤的办公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沓报纸,全是媒体关于器官捐献的报道。“几乎都是头条,篇幅很大。”他用手按了按,报纸依然比水杯高出“半个头”。

传统观念“牵制”有地市至今“零捐献”

连忙3天,宣城的器官捐献还是“黄”了,和过去无数次的原因一样――亲属反对。对于这个结果,姚自勤很淡定,常有的事儿,太正常了。

1月份,中科大附一院OPO团队完成1例器官捐献,然而,接到的潜在捐献者信息至少10例以上。最终导致捐献失败的原因,主要是亲属反对。“还是观念问题,受各种传统观念的影响,绝大多数人对器官捐献依然很排斥。”姚自勤说。或是觉得亲人“走”了起码要留下全尸,或是觉得不尽最大努力救治存有负罪感,各种观念“博弈”的结果,往往是直系家属同意捐献器官,其他亲属不同意。只要有一人反对,捐献都要终止。

2017年,安徽省63例器官捐献最终获取器官182个,其中心、肺各2个。纵观全国,捐献心脏、肺脏,也十分稀少。

更为无奈的是,就连医务人员也受传统观念“牵制”,不愿涉足器官捐献。“很多基层医务人员本身就不能接受器官捐献,当有符合条件的捐献者时,他们不会建议家属,更不会向我们反馈。”姚自勤分析安徽省器官捐献信息时发现,实现捐献主要集中在合肥、淮南、宣城等地,还有很多城市至今“零捐献”。“根据百万人口实际器官捐献率估算,安徽省每年至少应该实现300例捐献,而全省目前捐献总量才100例,捐献率不足百万分之一,由此可见,我们差的还很多。”姚自勤说。

过度抢救导致器官受损,呼吁加快脑死亡立法

传统观念的影响,还体现在死亡判定方面。“绝大多数老百姓,甚至是部分医务人员都认为,只要还有呼吸、心跳,人就没有死亡。”姚自勤说,事实上,一旦脑死亡,就意味着毫无生还希望。器官捐献的最佳时机是达到脑死亡状态的当天,而相较于肾脏、肝脏,心、肺更“娇嫩”,不当抢救往往令它们被“破坏”,无法使用。这一年,姚自勤看多了因过度抢救而无奈放弃的器官,可惜又痛心。

安徽去年捐献的182个器官中,肾脏122个、肝脏56个、心和肺各2个。而中科大附一院去年完成的234例移植手术中,肾移植204例、肝移植5例、肺移植3例、心脏移植1例。“别小看这3例、1例,虽然少,前者在全国医院肺移植手术量位居第9,后者也‘挺进’前20名。”姚自勤介绍。

器官捐献的“落差”背后,则是器官移植的巨大缺口。早期数据显示,安徽省统计在册的透析患者约有1.7万人,他们最终都要做移植手术;再加上需要进行肝脏移植手术的患者,全省至少有2万人正在等待器官移植,还有更多心、肺疾病患者来不及“排队”就已经去世。

姚自勤又提供了一组数据:“过去,中国的器官供比为30:1。目前已经超过40:1。”他表示,安徽省是人口大省,根据相关疾病的发病率推算,器官缺口只高不低。由于器官短缺,很多病危患者只能通过亲属间活体器官捐献,延续生命。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肺移植领域专家陈静瑜提交提案,呼吁加快脑死亡立法。对此,姚自勤也深表认同,脑死亡患者没有自主呼吸,只能靠呼吸机维持心跳,不仅浪费医疗资源,也加大了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对脑死亡立法,不仅为了器官捐献,也是对死者的尊重。

“对接”全球一流,打造器官移植中心

器官捐献进展不顺,带来的严重“后遗症”是器官移植技术水平受限。

截至目前,安徽省拥有移植资质的医院仅有2家,一家是中科大附一院,另一家是安医大一附院。而中科大附一院则是省内唯一拥有心、肝、肺、肾、胰腺、小肠全部资质的医院,全国也仅有9家医院拥有全部移植资质。

诸多因素作用下,绝大多数危病患者不得不走出安徽,到“北上广”等器官捐献开展较好的省份等待器官。庆幸的是,这一局面,在未来几年内或能有效解决。最近,中科大附一院最“火”的“洋院士”Nashan正是世界顶级移植专家,曾担任欧洲移植协会主席。入职之后,他正着手建立移植中心,把其在德国的先进技术、经验“搬”到安徽。今后,中科大附一院还计划引入更多移植界“大咖”加盟。与此同时,该院还将“对接”国内顶尖的移植“大咖”和科研团队,加速移植团队的快速建设与人才培养。

目前,姚自勤正考虑向全球器官捐献率最高的西班牙学习,探索引入器官捐献研究生课程的可能性。“希望通过一些努力,能切实提高器官捐献,让越来越多的患者得到生的希望。”

(记者王靓见习记者刘畅司晨)

治甲减专科医院

治阳痿医院

治疗脱发的医院排名

重庆的眼病专科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