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秦始皇死后李斯为何会同意和赵高一起伪造圣旨

发布时间:2021-01-11 17:10:12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在秦始皇死后李斯为何会同意和赵高一起伪造圣旨?

李斯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人物,称得上封建王朝第一相。

是他,向秦王嬴政点明,统一六国的时候到了,从而得到嬴政的高度重视;是他,写下千古名著《谏逐客书》,促使秦国留下各国来的精英,从而使秦国走向空前的强盛;是他,为嬴政设计大政方针,使法家思想成为秦国乃至统一后的秦朝的治国之道。

统一文字、度量衡,实行中央集权、采用郡县制,等等,这些对历史深具影响的举措,李斯都是主要的提倡者和执行者,体现出他的雄才大略。

然而,害死自己的同学韩非子,给儒家及其他各家上纲上线,打黑棍,促成焚书的浩劫,诸如此类的行为,也是李斯所为。

他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从地方小公务员,然后跟随荀子学帝王术,再到秦国做打工仔,到吕不韦家中做幕僚,一步步进入秦国的权力核心,可以说,李斯是一个相当善于向上爬的人物。他有非凡的雄才大略,同时也熟悉官场潜规则,认为与才能相比,平台更重要。一个人只有起点高,所处环境好,才能获得成功。他年轻时看到公共厕所里的老鼠,吃的是肮脏的东西,看见人和狗,赶快害怕地躲藏起来。而粮仓里的老鼠,吃的是好粮食,住的是大房子,整天悠哉游哉,安闲自在,根本不受人与狗的干扰。老鼠都是一样的,但环境不同则处境截然不同。李斯因此发出感慨:“一个人有没有出息,其实就像这老鼠一样,主要看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的环境。”这就是李斯所谓的“老鼠哲学”。所以,他虽然是楚国人,但看到楚国没有发展前途,便直奔最有潜力的秦国,进入最有权势的吕不韦府中,从最低层做起,找机会展露自己的才能,终于成就大事。

从李斯的事迹看,他不失为一个成功人士的典范。但他那“老鼠哲学”中处处潜藏的不分是非的明哲保身思想,却也为他的最终失败埋下伏笔。

在李斯意识到秦始皇的不可逾越之后,他就总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置放于秦始皇的阴影之中。他时时处处揣摩着秦始皇的心思,在秦始皇需要建立伟业的时候,他就竭力为其出主意,显示自己的卓越才华。在秦始皇晚年有点老糊涂到处求仙到处显扬自己的功德的时候,李斯也不管对错,从来不做任何规劝,而是竭力奉承,许多歌功颂德的石刻就出在他这位丞相之手。于是,秦始皇与李斯的关系可谓水乳交融,密不可分。也正因为如此,在秦始皇出示遗嘱时,李斯被定为最主要的执行遗嘱的要人。

秦始皇对李斯是放心的。李斯也自认对秦始皇忠心不二,能够坚决地执行好遗嘱。但他们二人都错了,赵高处心积虑已久,早已看穿潜藏在李斯内心深处的弱点。

一场近身搏击开始了。

赵高找到李斯,单刀直入,说:“皇上临终前,赐长子扶苏书信,让他到咸阳迎接灵柩,置办丧事,然后立他为接班人。现在书信还没有发出,皇上已经死去,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所赐长子书信及符玺都在胡亥手中,究竟立谁为太子,全在你我一句话。你看事情该怎么办呢?”

李斯很吃惊,没想到秦始皇刚死,赵高就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斥责道:“你怎敢说这些亡国之言!这不是人臣所应当议论的!”

赵高早料到李斯会这样说,所以毫不在意,直视着李斯,问:“君侯你自己想想,你的才能比得过蒙恬吗?你的功劳比得了蒙恬吗?你的计谋比蒙恬更长远吗?你在天下的人缘有蒙恬好吗?你与长子扶苏的交情比得过蒙恬吗?”

蒙恬是秦朝名将,战匈奴、修长城,屡立大功,当时正率三十多万大军守卫边疆。扶苏就在蒙恬的身边。蒙恬当然是新朝廷建立后李斯强有力的竞争者。同时,蒙恬的弟弟蒙毅曾依法处赵高死刑,所以深受赵高忌恨。

赵高一连质问了五个问题,李斯有点反感:“此五者皆不及蒙恬,不过,你何必这样严厉地提出这些呢?”

赵高回答:“赵高我来来不过是一个内官中的小厮役,后来有幸靠文章进入秦宫,管事二十余年。这么多年,我还没有见过朝廷中有罢免的丞相功臣有封及二世的,被罢免的丞相功臣最终都被诛杀,无法保全自己。”这些话显然是提醒李斯,要为自己的以后想想。

见李斯听得认真,赵高继续说道:“皇帝有二十多个儿子,都是您所熟知的。长子扶苏刚毅而武勇,信人而奋士,即位后必用蒙恬为丞相。君侯您终究难以怀通侯之印回归故里,这是很明显的事。我本人接受皇命教习胡亥学法事已有数年,未尝见胡亥有什么过失。他慈仁笃厚,轻财重士,虽然口才有点笨拙但心里很明白,尽礼而敬士,是别的皇子没法比的,可以作为皇帝的接班人。您好好考虑一下再做决定。”

赵高对扶苏的评价应该是客观的,也从反面证明秦始皇指定扶苏为继承人是正确的。而赵高对胡亥的赞辞则颇有水分?明知道胡亥不善言辞,所以用“内心明白”做托词。这一点,李斯岂能不知。从一国丞相的角度,从一国利益的角度,李斯根本就不会选胡亥。所以,听赵高要立胡亥,李斯马上?脸道:“你想造反吗!李斯我奉皇上遗嘱,听天之命,照着执行就可以了,有什么可考虑的!”

赵高并不甘心,转用忧虑的语气说道:“安可危也,危可安也。安危不定,何以贵圣?”言外之意,李斯你连安全和危险都搞不清楚,还怎么能达到尊贵和圣明呢?

李斯自然明白赵高的话,说:“我本来是楚国上蔡一个普通百姓,蒙皇上恩宠,被提拔为丞相,还封我为彻侯,我的子孙都受到优厚的待遇,拥有尊贵的地位,享受着厚重的薪金,皇上对我家有这样的恩德,并将王朝的存亡安危托付给我,我怎么能够有负于皇上!忠臣不避死而庶几,孝子不勤劳而见危,人臣各守其职而已。你就不要再说了,再说,我就得罪了。”

赵高并不失望,他已看出李斯内心的挣扎,软硬兼施地说道:“我听说圣人迁徙无常,并不循规蹈矩。他们会适应变化,看到枝节就推测到根本,见到动向就预测到未来。万事皆是变化中的,哪有什么常法!如今,皇帝身边的皇子只有胡亥一人,天下的权力和命运都把握在胡亥手中,我赵高能猜出他的心志。如果有人想从外部来制服内部,那就是逆乱;胆敢从下面制服上面,那就是贼!所以秋霜一降花草即随之凋落,冰雪一化,万物即因水而生,这是必然的结果。君侯您是个聪明人,不会连这些也看不清楚吧?”

赵高阴谋极深,他把最带刺的话放在中间说,而在前后又辅以怀柔的道理,既点出厉害,又避免与李斯弄僵。

李斯仍然坚持已见,他也是个擅长辩论的人,从国家安危的角度说:“我听说晋国换太子,三代都不得安宁;齐桓公兄弟争夺王位,兄长被杀死;商纣杀害亲戚,不听劝谏,以致国家灭亡。这三件事都是逆天而行,所以落得可悲的结局,连宗庙都无人祭祀。我李斯还是人呀,怎能和你们一起作乱!”

说这些话的时候,李斯的防线已乱。说到底,他还是最顾忌自己及子孙的安危。记得在他最风光的时候,不仅自己被封为丞相,他的长子李由也被封为高官,他的儿子们都娶了秦始皇的公主为妻,他的女儿们都嫁给秦始皇的儿子,其门庭显贵无以复加。但就在百官们为李斯祝寿的时候,李斯却在极盛处感到了无比的忧虑,叹息道:“嗟乎!吾闻之荀卿(即他的老师荀子)曰‘物禁大盛’。夫斯乃上蔡布衣,闾巷之黔首,上不知驽下,遂擢至此。当今人臣之位无居臣上者,可谓富贵极矣。物极则衰,吾未知所税驾也。”意思就是,我原来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但现在皇帝却把我提拔到一个最为显赫的位置。物极必反,我为我的归宿担忧呀。

正是有了这种忧虑,所以后来他本有机会规劝偏激的秦始皇,但他反而不越雷池一步,一点都不劝阻,而且更进一步采取阿谀奉承的手段讨好秦始皇。所有的举措其实就是为了自己。多年来,李斯总是毫无条件地把保全自己放在第一位,而国家利益乃至皇帝的安危,虽然他也关注,但只能排在第二位。这种极端的利己主义固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能为自己牟利,但在关键时候也可能导致近视,无法看得更远更全面,最后反而害了自己。

李斯的心态早被赵高摸透了,所以一步得手,步步紧逼,加重语气说:“上下合同,可以长久;中外若一,事无表里。君听臣之计,即长有封侯,世世称孤,必有乔松之寿,孔、墨之智。今释此而不从,祸及子孙,足以为寒心。善者因祸为福,君何处焉?”意思就是:“只要上下同心,就可以长治久安;只要内外如一,就可以办成一切事情。您如果听从我的计策,我保您世代封侯称孤,像王子乔、赤松子那样平安长寿,像孔子、墨子那样留智慧之名于万世。如果放弃这次机会不跟我干,立刻就要祸及你的子孙,其结果会很令人寒心的。您是一个聪明人,一定会把祸事转化为好事。现在就看您怎么办了?”

李斯的防线终于彻底崩溃,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但他被赵高制住了,他那种深藏于内心的“仓鼠理论”也在引导他背离是非,使他缺乏了更为周详的考虑,缺乏了对赵高及自己未来的正确判断。因此终于被赵高牵着鼻子走了。

最后,李斯仰天而叹,垂泪叹息道:“嗟乎!独遭乱世,既已不能死,安托命哉!”带着对秦始皇的愧疚,李斯顺从了赵高。

赵高怀着亢奋的心情,返回去告诉胡亥:“我以奉太子的明命通知丞相,丞相哪敢不奉令!”

于是,赵高、胡亥、李斯阴谋制造了封建王朝史上第一件重要的假货,诈称丞相受秦始皇诏令,立胡亥为太子。不仅如此,赵高还伪造始皇遗书给长子扶苏,内容为:

朕巡天下,祷祠名山诸神以延寿命。今扶苏与将军蒙恬将师数十万以屯边,十有余年矣,不能进而前,士卒多耗,无尺寸之功,乃反上书直言诽谤我所为,以不得罢归为太子,日夜怨望。扶苏为人子不孝,其赐剑以自裁!将军蒙恬与扶苏居外,不匡正,宜知其谋。为人臣不忠,其赐死,以兵属裨将王离。

就是以秦始皇的名义,责备扶苏不孝、蒙恬不忠,令他们自杀。

写完以后,将诏书封上,盖了御玺,派遣胡亥的宾客送到上郡(治肤施,今陕西榆林南)给扶苏扶苏接到诏书,打开一看,顿时泪如泉涌。秦始皇的暴戾是有名的,向来说一不二,不容解释,这成为扶苏轻易受骗的重要原因。

扶苏进入内舍,便要自杀。老将蒙恬阅世较深,赶紧阻止扶苏,说:“陛下巡游在外,未曾立下太子。令我率三十万大军守卫边疆,又派公子前来监管,这是天下的重任呀。现在只是一个使者前来,您就自杀,怎么知道他不是欺诈呢?请您再请示一下,问明白了再死,也不晚呀。”

使者是胡亥派来的,多次催促扶苏自裁。

扶苏为人仁厚,对蒙恬说:“父亲赐儿子死,还用得着再请示吗!”马上自尽。

这称得上秦始皇专权给自己带来的重大悲剧!

蒙恬不知道秦始皇已死,但怀疑有诈,坚持要向始皇请示。使者立即将其逮捕,绑在阳周(今陕西子长县西北)狱中。

赵高还乘机报复蒙毅。秦始皇患病后,令朝廷中最有盛名的蒙毅前去祈祷山川。当蒙毅返回复命时,秦始皇已死。赵高对胡亥说:“臣闻先帝欲举贤立太子久矣,而蒙毅谏曰‘不可’,若知贤而逾勿立,则是不忠而惑主也。以臣愚意,不如诛之。”胡亥对赵高言听计从,马上下令将蒙毅扣绑在代县(今河北蔚县东北)狱中。

前往上郡的使者返回,告诉胡亥、赵高、李斯情况后,三人大喜,立即动身回咸阳。

因李斯是丞相,皇帝死后,他在朝廷中便是绝对的权威。他说秦始皇立胡亥为新皇帝,虽有人怀疑但也不敢明说。赵高自然也会拿出假造的遗嘱,进一步证明胡亥即位的合法性。这样,胡亥便顺理成章地登上皇位,成为秦二世。

苏州AO史密斯热水器维修

点胶阀

废旧电缆回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