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增收牌岂能这样打-【新闻】草甸龙胆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5:28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农民“增收牌”岂能这样打

——方城县博望镇强迫农民“压粮扩经”调查自去年10月起,方城县博望镇在近10个村“压粮扩经”,强迫农民种植林果或烟叶。为保证镇里“连片种植”规划的落实,一些村强行收回农民承包地,将土地分为口粮田、经济田,规定凡种口粮田的农民,免缴农业税;经济田则以每亩40元至130元的价格竞包。当地一位农民气愤地说:“动地搞结构调整,剜了农民命根子;说是富民,实际上是害民。”回收承包地 强搞“两田制”大李庄村14组农民李丰合说,去年10月7日,镇干部蒲建林、陆旭和村支书崔荣建等来到14组,召集十多个村民代表开会宣布:调整农业结构的大气候已形成,每个农民留6分口粮田,岗上每人的3分地集中起来种烟,其余的地70元一亩招标拍卖。当时大家都不同意,可干部们说:下午就丈量土地,看谁敢挡。记者又走访了水饭店、灵龟铺、毛庄等“林果村”,发现这几个村也不同程度地搞了“两田制”。灵龟铺村2组农民高天来说:“去年秋天,该种麦时,乡干部坐着小汽车来不让种,非要把地空出来种梨,我偷偷种了麦,结果镇里派人把我的麦犁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博望镇通过动地搞结构调整,还打乱了农村原有的土地承包关系。灵龟铺村一组组长周振发说:“全组400亩地,其中110亩被抽出来重新发包种林果,可组里大部分群众包不起,90%的地被博望镇街上一个‘大包头’给包了。”7组农民王金太说:“重新发包后,还有一些地没分匀,谁家势力大,谁就抢地种,组里有5户群众抢地种。”种粮种不出“政绩”博望镇镇长刘理山说,镇里对结构调整的态度是引导,对于连片种梨、种烟的村组,镇里为他们争取水利设施、修路等农田基本建设项目。可一些农民却说,去年以来,粮价上涨,农民都想多种粮,可干部偏不让种,根本原因是种麦种不出干部的政绩。姜庄村一组组长李新城说:“这几年镇里一会儿让种烟、一会儿让种蒜,都失败了。镇里‘逼民致富’政策是‘梦想政策’。”一些群众还反映,干部让农民种烟,说是鼓农民钱袋,实际上是为了鼓政府的钱袋,因为种烟能收特产税,而种粮就没有。一些村组干部还私下里告诉记者,这两年农业税难收,农民拖欠镇上的农业税款已达100多万元,镇里搞结构调整,实际上是为了通过招标拍卖农民的承包地,把难收的钱变得好收。政府“隐身” 监督“悬空”去年10月9日,在大李庄村强行分地的第二天,李丰合等就把博望镇政府告上法庭,可方城县法院做出行政裁定:土地调整是村组内部事务,博望镇政府派员参加是为了指导协调,并未做出具体干预行为,因此驳回李丰合起诉。李丰合不服,向南阳市中级法院上诉,结果是维持一审裁定。方城县法院马振刚法官说:“在法庭调查中,我们没有发现镇政府出具的任何文件或具体干预的证据,因而只能把镇政府的行为看成是‘指导’。”在法庭上,镇政府玩起“隐身术”,法律维权之路走不通,李丰合等人又踏上漫漫上访路。李丰合说:“为了讨回公道,4个多月里,我们跑了省市县三级农业、信访部门,可一直被推过来推过去。从上到下这么多部门,为何保不住农民手里的一张纸(土地承包证)?”

零配件

卫生

煤化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