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新水泥世界其实没有垃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06:44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华新水泥:“世界,其实没有‘垃圾’”

即使是水泥行业,也可以在绿色产业中一展身手,华新水泥脱掉灰袍,穿上绿衣,利用高温水泥窑,将生活垃圾“吃干榨尽”。

  即使是水泥行业,也可以在绿色产业中一展身手,华新水泥脱掉灰袍,穿上绿衣,利用高温水泥窑,将生活垃圾“吃干榨尽”。

  一边生产水泥,一边利用水泥窑炉高温处置垃圾,既可解决垃圾“围城”的困扰,还能实现水泥工业的可循环发展。

  这是湖南省第一个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项目,且看华新水泥株洲公司如何协同处理垃圾与水泥的“关系”,让进了“窑子”的垃圾脱胎换骨。

  隔绝了臭气的封闭车间里,生活垃圾被“吃干榨尽”

  提到水泥厂,人们的印象总是灰尘漫天、噪音轰鸣,无论如何也是一个高污染的“灰色”企业。

  暮春时节,走进株洲县湘江之畔的华新水泥株洲有限公司,不仅没有传统水泥厂令人窒息的粉尘,反而一片鸟语花香、绿意盈盈。

  工厂内一处不起眼的绿色厂房上,挂着“国家低碳技术创新及产业化示范工程”的牌子,这就是生活垃圾预处理车间。

  负责垃圾预处理的吴勇,正坐在中央控制室里通过设备操控行车。厂房为全封闭式,气味很小,中央控制室里更是完全闻不到垃圾的臭味,吴勇的工作可谓轻松而简单。

  垃圾从进厂到入窑处置,要经历接收、生物及物理干化、机械分选、生物除臭、沥出液处理、入窑六个系统,整个过程都通过中央控制室操作。

  每天,当地政府将收取的生活垃圾运送至水泥厂,卸入垃圾料坑。

  然后,吴勇要操作行车,对卸料坑内所有的垃圾实施破碎。破碎后的垃圾堆放到干化区,经过半个月的干化处理后,垃圾中绝大部分水分已经被风带走。

  经过干化的垃圾被送到分选车间,垃圾被分为四大部分,金属部分、惰性材料、可燃部分和沥出液。且让我们看看被干化后的垃圾在工厂的这段旅行里各自不同的命运:

  占比不到2%的金属部分自然可以回收,而惰性材料如灰渣、砖瓦碎块等可以作为水泥原料用于水泥加工,最后成为了水泥建筑的一部分。

  最重要的可回收利用成分是可燃部分,也称为二次衍生燃料(RDF),可以替代原煤被送入水泥窑,这一部分约占垃圾的48%左右。

  最后,少量沥出液也经工厂内自建的污水处理站处理后达标排放。

  整个垃圾预处理过程中产生的臭气经负压收集,由管道输送至洗涤塔,然后进入生物过滤床,最后通过不锈钢排气筒达标排放。

  经过这一整套程序的处理,生活垃圾被完美消解、“吃干榨尽”了。

  最高2000摄氏度的水泥窑环境,专克“二恶英”

  稍稍靠近水泥窑,就能感受到逼人的热浪。

  长长的回转窑体中,是从200摄氏度到2000摄氏度的多种环境,可处理不同燃点的垃圾。

  在垃圾焚烧发电中,最令人诟病的是因为燃烧温度不足而产生大量“二恶英”成分。二恶英,是一种无色无味、毒性严重的脂溶性物质,这类物质非常稳定,熔点较高,非常容易在生物体内积累,对人体危害严重,其毒性相当于人们熟知的剧毒物质氰化物的130倍、砒霜的900倍。据测算,要有效消解二恶英,必须让其在85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下停留2秒钟以上。

  而水泥窑正是有着“天然遏制二恶英”的高温环境。它是为制造水泥而设计的,其工作温度在1450摄氏度以上,最高可达2000摄氏度,高温烟气在窑内的滞留时间更是长达8秒钟左右。在这样极端高温的环境中,包括二恶英在内的所有有机物都会得到充分的分解。

  据国家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近日提供的监测数据,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二恶英排放量仅为0.046 ng TEQ/Nm3,远低于国家1.0的排放标准和欧盟的0.1排放标准。

  垃圾燃烧过程中的氯化氢、硫氧化物等酸性有害气体,水泥窑也可以有效吸收。这一环境还可有效固化重金属,使遗留灰渣成为水泥熟料的一部分。另外,可燃废物在水泥窑内燃烧所产生的热能,全部直接用于系统内的热交换过程。华新水泥湖南事业部环保总监樊忠称,目前株洲公司每天产出的衍生燃料可以替代30至40吨煤。

  破解垃圾“围城”,渴望能在绿色发展中大展身手

  由于日处理能力尚不能“吃饱”,吴勇大部分时候每天都只有半日工作量。对于他而言,自然乐得轻松,但华新水泥湖南事业部环保总监樊忠却轻松不起来。

  株洲项目的预处理车间日可处理垃圾450吨,而实际上,该项目每天处理的垃圾目前只有株洲县城及附近几个乡镇的,一共不到200吨。

  项目“吃不饱”也导致运行成本偏高。每吨垃圾处理成本为130元左右,而政府的垃圾处置费每吨为80元。“我们的环保项目现在一直是亏本运行的。”樊忠说。

  樊忠认为,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还大有潜力可挖。如果日处理450吨的能力可以“吃饱”,一年可消纳16.4万吨生活垃圾,可年节约标准煤2.71万吨,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7.05万吨,可产生良好的环境、社会和经济效益。

  现在,公司在攸县已经设立了一个新的预处理车间,日处理能力同样是450吨,而在娄底,日处理1000吨生活垃圾的项目也已开始动工。

  华新水泥从国外引进技术后,进行了大量消化、吸收和创新,申请了50多项专利。华新水泥湖南事业部总经理梅向福说,水泥窑协同处置垃圾,既是朝阳产业,又是公益事业,况且,他们的技术先进且成熟。

  他们渴望不仅能在株洲“吃饱”,还能“吃遍”全省甚至全国。绿色发展的提速,让他们在环保市场的蓝海有了更多一展身手的机会。

  链接

  10年后,全球垃圾每年将达22亿吨

  世界银行全球垃圾管理报告显示,到2025年,全球垃圾年产量将达22亿吨,人均每天产生1.4公斤垃圾,如果掩埋处理这些固体垃圾,费用将高达3750亿美元。

  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垃圾当作资源来看待。这样既能减少对地球的污染,还能避免资源短缺的危机,降低制造成本,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

  据统计,目前生活垃圾中约70%为厨余垃圾、果皮等有机垃圾,20%为废纸、塑料类,约4%为玻璃,剩余的为金属、布类等。在这些被丢弃的物品中,只要我们舍得花工夫去寻找,其中的大部分都具有被资源化利用的可能,合理加以开发利用就能变废为宝。 另外,有人计算过,全球一年产生的电子垃圾中,含有约300吨黄金,这个数量相当于全球黄金年产量的10%左右。

  走出来,就是一片洁净新天地

  生活在繁华都市的人们,可能很少会停下来想一想,每天我们究竟生产了多少生活垃圾。

  事实上,垃圾围城,正使得我们的城市陷入窘境。

  一直以来,国内的生活垃圾处置方式大多采用填埋和焚烧处理,但都有着不少的问题。填埋要消耗大量的宝贵土地,还会带来严重的环境污染,而垃圾焚烧发电厂因投资巨大和“二恶英”的存在而颇受争议。

<<首页12末页>>

  华新水泥株洲公司、万容科技,以前都是污染和垃圾的制造者。绿色发展理念的深入,对社会怀着的责任,市场和环境的逼迫等等,让它们走上了转型发展之路。

  从生活垃圾中“寻宝”,华新水泥借此脱掉灰袍,穿上绿衣,由水泥生产商变身为环保处置服务提供商,实现了漂亮的绿色转型,找到了自己的“春天”。

  万容科技颠覆式创新的垃圾处置之路,也为自己找到了新的“宝藏”,从被认定为“白色污染”的行业,转型到生机勃勃的“绿色”领域。

  它们的转型之路走的都很难,但走出来了,就是一片洁净新天地。

  昔日“白色污染”制造者,今成省内处理垃圾行业的引领者,请听明果英和他领导的“万容科技”——

  “白”与“绿”变奏曲

  记者见到的明果英儒雅,身板笔直。采访中,记者感到这位万容科技的掌门人,有一种波澜不惊的沉稳与淡定。

  然而,谁能想到,明果英在市场上善变:他从被认定为“白色污染”的行业,转身阔步如春天般生机勃勃的“绿色”领域。

  “我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涉足环保产业之前,明果英所创立的万容包装主营纸杯制造。2004年,“万容包装”年销售额突破一亿元,一年生产的纸杯数十亿只,在利润微薄的细分行业成为全省“隐形冠军”。

  一次性纸杯,易形成“白色污染”。行业的限制,注定了企业的前景不妙。

  明果英说变就变,果断转身,从生产污染,转向污染治理。

  2005年,他进军环保产业。离开熟悉的行业,闯进陌生的天地,虽然痛苦,但明果英非常决绝。

  从零起步,他最强调的两个字便是“创新”。十年间,废印制电路板环保处理设备、废旧冰箱无害化处理设备、报废汽车破碎及废钢加工设备等研发成果,填补国内多项空白,成为环保装备制造领域公认的“领军企业”。

  随后,明果英又将眼光瞄准了生活垃圾处理。

  “垃圾衍生燃料(RDF)的制备与绿色能源开发,将会是颠覆式创新的垃圾处置之路!”明果英自信满满,似乎迫不及待想开启他与万容的第N次创新转型之路。今年5月底,万容第一个RDF生态工厂即将运行。

  他推出的“RDF生态工厂”,是打造一个全封闭的环境,通过机械方法分类,再对不同类型垃圾进行分别处理,最终变废为宝。工厂前端“吃进”的一堆堆“废物”,在最末端,餐厨垃圾变成沼气,废塑料、废纸屑等垃圾,变成衍生燃料。

  “你看,垃圾处理厂旁边就是我们的办公楼,隔壁就是学校!”对环境的“不挑剔”,似乎也给了这一被称为“第三代”的垃圾处理技术巨大的推广机会。在我国,垃圾处理成本中运输成本高达75%。无论是填埋还是焚烧,对选址都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偏远则是其共性。万容研发的这一设备与技术却可在社区设厂。

  “很多人替我担心,国内还没有成功案例。但不敢第一个吃螃蟹,也许意味着失去最好的机会。我愿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明果英笑着说,“垃圾处理,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别人三五年前做不了,不代表我现在做不了;不管还会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方向对了,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到达!”

  “我相信前景。我属牛的,也许有点牛脾气!”

  在当前模式下,许多企业必须依靠政策支持。以垃圾焚烧为例,焚烧过程需要耗费大量能源,加上巨大的投资、高昂的运输成本,如果没有政府的电价等补贴,许多企业将难以生存。

  明果英所提出的生态工厂,虽然前景美好,但并非没有风险。巨大的研发成本,目前并无政策支持。

  “我相信前景。我属牛的,也许有点牛脾气吧!”明果英笑着说。从进入环保领域开始,他每走一步,都习惯用未来的眼光看现在。

  在万容之前,国内对废旧电路板的处理大多停留在强力破碎、酸水浸泡等“黑作坊式”的野蛮方式上,不仅利用率低,还会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

  “当时电子废弃物不是太多,但我们预计未来的量会很大,而对专业处理设备的需求肯定也大。”

  没有任何经验的明果英,花费100万元购买了某大学“废旧电路板物理回收处理”专利技术,又投入200多万元,进行二次研发。“别人都不看好我,说你一台设备几百万,谁来买?”

  但就凭借这一技术,万容在环保领域取得一席之地。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中,线路板中最值钱的铜价暴跌,明果英遭遇重创,不得不另寻出路。他又将眼光放在了旧电视机、旧冰箱上。他依旧坚持创新,几千万的设备,仍然自己研发。

  不过这一次,他赶上了巨大的政策利好。2009年秋,政府推出废旧家电以旧换新政策,借助技术领先优势与政策东风,万容发展迅猛,到2011年,其年利润超过5000万元。

  “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在明果英眼中,环保产业有着太多的想象空间,而技术领先,永远是发挥想象力最重要的因素。明果英在环保领域的每一步,都是在技术创新的牵引之下完成。他说,“我很庆幸万容一直都是行业的引领者。”

  一路心语

  让垃圾成为新的资源富矿,让我们拥有一个没有垃圾的世界。

  ——华新水泥湖南事业部总经理 梅向福

  做环保产业,是一件为子孙后代积德的事。与万物和、与天地容,是我的梦想与追求。

  ——湖南万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明果英

<<首页12末页>>

ie浏览器

手机软件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