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娱乐观你们喜欢李健李健喜欢他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23:02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娱乐观】你们喜欢李健,李健喜欢他

腾讯娱乐专稿(文/许过过)

歌迷对享有“悲观主义的桂冠诗人”、“摇滚乐界的拜伦”之誉的莱昂纳多·科恩诗集《渴望之书》的吐槽,原本已消停很久了,现在因为李健拿着它上了《我是歌手》的舞台,又翻滚起来。

这部出版于2006年的诗集《渴望之书》,收录的诗歌,大多创作于1994年开始在南加州秃山上的禅修中心隐居修行的五年期间。有趣的是,主流媒体和科恩铁杆粉丝对这本书的评价极端分化,出版之初,《纽约时报》称:“《渴望之书》的书写范畴独特,清晰却又氤氲着水汽,辽阔无边却又私密,顽皮却又深刻。”而大量中文简体版读者却认为这是一本饱含怨气、絮絮叨叨的作品,极端的评价说“这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份中暑记录”。

如同人们需要借助赫尔曼·黑塞的《悉达多》,来更好地理解尼克·德雷克的音乐;借助费德里科·加西亚·洛尔迦的诗歌,来诠释科恩那副“就算念电话本都感觉有磁性”的嗓音。李健的听友们,也需要一些书籍、一个文学的框架,来更好地理解李健的音乐,或者是让喜欢的理由能更有力地说出。

“假如没有人想开枪,就不要把荷弹步枪放在舞台上”,这是写实主义舞台的一个原则,换句话说,当一个物件,不论它是一支枪,还是一本书,出现在舞台上,就具有了符号的意义,提示一种语言的方向。李健握着他崇拜的科恩的书,出现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印象中,这是李健在表演场合有过的最出位表现了。“一个小迷信”,这本书放在身后,有力地存在“赐我更多低音”。

在一个众人对观赏性的期待值胀满的节目中,一个意外元素、一个偶像元素,所释放的话题能量瞬间爆棚,循着李健的喜好,一路追去,虾米网上科恩名下的留言蹭蹭上涨,许多人干脆承认“如果没有李健,就错过了这么一副性感迷人的低音。”但大众文化仿佛一道化骨绵掌,得到更广泛传播的好处之外,同时得面对被削平、被标签化的风险,冷冽、低沉如狄兰·托马斯,最后也只是经过电影传播,换成一行“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的签名。

阿兰德·波顿用科恩的歌与霍珀的画做比较,认为他们作品的共性在于,作品中充满忧伤,却不会让受众忧伤。大概这也是很多人喜欢李健的原因,但与科恩一目了然的跌宕经历有别,李健的变化更多在个人内部发生,好像很多心境和想法的起伏变化,最终都化在微妙的对歌词的斟酌上,在今天,许多人还在掏心窝地唱着大同小异的爱恨情仇,李健给你的却只是平稳、淡漠的一种情境。

在翻唱万晓利的《陀螺》时,李健对歌词做的两处关键改动,难以察觉“在不可告人的阴谋里转”改为“在神不见底的黑暗里转”,“在东窗事发的麻木里转”改为“在任由天命的麻木里转”,原词中略显极端又似是而非的意义,变得清晰、指向也更恒常。

一直以来,李健给人的印象是低调的,他的作品,似乎是在诉说一些终极状态,没有过多琐碎而直接的、更容易被流行音乐表达的情绪,仅仅是一些意象、形而上的思维的踪迹,风格唯美、恒定,出自一颗不知如何打开的心,以至于,喜欢他的人喜欢到有了“坠入歌声情网”的幻觉,不喜欢的人觉得只是空洞的深情、白开水一样。这倒是符合了福楼拜说的艺术的目的是幻觉、而非感动这样一个诉求。没有刺激性的变化,克制了一些煽动的表达,缓缓徐徐、旧旧真真,这就是李健曾经要给你的。

过一种常态的生活,这个答案似乎是很早就有了。在一次访谈中他的同学说到,许多人为周遭的价值观影响,不断变化,而李健活在自己的状态中,过去认为是幼稚,今天看来他更成熟。李健自己也说“我一直觉得我是为生活而来的,我不太想为名利所累,而且我不需要那么多。我特别珍视我在乎那点事儿。我喜欢可控的生活,我喜欢隐藏在生活里,我喜欢旁观者。”也许,早熟的人更容易保持纯真,而经历过世事沧桑,慢慢成熟的人,会多一些掂量,带着些世故。

“我的心在火上备受炙烤,滋滋作响。”对科恩来说,是个关键意象,在几次采访中,他反复说起。这种来自个人内心的冒险冲动,奇妙而伤感的异乡感,被一首《Famous Blue Raincoat》完美地表达出来。仔细想想,科恩的传奇经历,跟成名之后的反向诠释大有关系,如果不是因为成名,一切很可能就只是一连串的冒险事件,一种只属于个人的经历,悄悄地发生、消失,人世间如此这般没有丝毫痕迹消失的极端经历太多太多,因为一个人成名,一切就成了为传奇的一部分。

科恩的传奇赋予他的音乐怎样的内涵,需要回到他所身处的时代来理解,才华横溢的音乐人成群结队的音乐大环境不必说,与今天相比,最关键的改变是传播的途径与属性,在科恩成名的年代,人们对事和人的认识主要依靠记忆和传闻,塑造或摧毁一个神级人物还不是太容易,有名望的人创造什么传奇生活,某种意义上是得益于传播的迟缓性,拉开时间、空间看,一切才能更从容地阐释。而在今天,稍有名望的人都活在无影灯下,被“窥视与被窥视”的欲望鼓噪,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瞬间剖析、幻化为传奇,或相反。所以,按照李健在采访中很多次说的,愿意选择一种平静、常态的活法,作为创作者,同时还需要随时面对一种平静之下必然的虚无、失语的风险,这种冒险,与外部可见的冒险相比,哪个更艰巨,也许永远是个秘密。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河南松针

四川矿泉水厂设备

成都捞机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