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娱乐观反对春晚歧视女性不是真的女权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49:43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娱乐观】反对春晚歧视女性不是真的女权

腾讯娱乐专稿(文/黄啸)

今年春晚的女神和女汉子,大龄剩女,二十块娶走,二手货,女科长不洁上位……成为以女权诉求为核心的火爆话题。地球村西方呼应的是,几天之后的奥斯卡颁奖典礼,最佳女配帕特丽夏获奖感言呼吁男女平权同工同酬,她在那个经常被借来表达政见的舞台上铿锵发声“感谢每一位纳税人和每一位公民的母亲,我们曾经为了别人的平等权益而战斗,现在让我们为男女同工同酬战斗,为美国所有女性的平等权益战斗。”

同样在女权旗帜之下,其实两件事是有本质区别的。

严格说,前者是不是女权诉求,是反歧视范畴之内的事。网上一个楼主打比方说:这事跟反对家暴不是女权范畴同理。家暴直接找律师取证,让法律说话就好了,跟女权没一毛钱关系,人身安全都没有,还谈什么男女平权。春晚那些话题是不文明用语和生理歧视,根本扒不上女权的边儿。春晚这个左右为难受各种定制约束的国家年终派对,不过是想讨巧把一些当年热词拿来逗老百姓一笑。无节操的结果是替长久催生这些词的社会矛盾和原生土壤背了骂名和黑锅,春晚不是歧视和不文明用语的始作俑者,它只是一个没有是非和判断的傀儡,映射出来的是这个社会的一些默认价值观。

男女平权,是需要制度护航的。网上看到一个女权公号的话很同意:女权的核心价值观平等,不能有一方是弱者的设定。女权的权,是权利,不是权力,不是女性霸权(男人别怕)。女人有结婚的权利,也有不结婚的权利,有生孩子的权利,也有不生的权利。但是今天的社会里,这些自由选择有了优劣落差和分值,于是歧视产生。抛开文字游戏,有个企业主认为,要想部分解决女性就业歧视,就应该让男性也享有半年产假。这样雇佣一个男性的成本和雇佣一个女性的成本一样。否则我一定优先雇佣男性,因为省钱。这的确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要先有一个平等的制度,才能有平等的考核。这样女性就不那么敏感了。在剩女流行之前,不是还有光棍这个词吗,在女汉子之前,不是也有娘娘腔的指代吗,对胖子和矮子的嘲笑,这个社会所有的不厚道,也不是妇女专供对吧。

就像西方嘲笑政客最安全,我们的春晚文化,有刑不上副处的潜规则,有拿职业、身高、体重、长相开涮的安全线……不是一年两年了,现在引发讨论,说明社会开始思索。

有些玻璃心对女医生,女记者,女教师、女演员、女作家前面那个女字敏感,觉得男性职业从业怎么不用加男字,这是歧视。大可不必。美国那么敏感种族歧视的国家,有时候也用黑珍珠,黑人女歌手这样区分种族性别,就当成是一种辨识吧,太敏感了本身就是弱者心态。初始的时候,高端职业的确是男人居多白人主导,现在女人加入进来,有色人种地位日益平等,还是在进程中,即便到了真正分庭抗礼的那一天,有时候还是需要加一个性别辨别词,习惯用女性来区分男女就用吧。

这跟剩女、二手货这些歧视性提法不同,是一种惯性,女性要解放要平等权利,也不要太四面楚歌了,要集中火力对招聘启事上写着“只招男性”这种实质不平等亮剑。

杨绛说过,“我由富裕的娘家嫁到寒素的钱家做媳妇,从旧俗,行旧礼,一点没有下嫁的感觉。叩拜不过是跪一下,礼节而已,和鞠躬没有多大分别。如果男女双方计较这类细节,那么趁早打听清楚彼此家庭情况,不合适不要结婚……我成名比钱钟书早,他在文化圈里被人介绍为‘杨绛的丈夫’,但我把钱钟书看的比自己重要。我赖以成名的几出喜剧,能跟《围城》比吗……我要他减少课时,致力写作,为节省开支,我辞掉女佣,做‘灶下婢’是心甘情愿的。握笔的手初干粗活免不了伤痕累累,吃苦中学了不少本领。我很自豪。”我心目中,这就是很高级的女权,没有时刻觉得不合算和玻璃心,大女人可以是有非凡冷静判断力加知书达理温婉度人的,最重要的是能上能下,有一颗平等客观谦逊之心,既不妄自鄙薄,也不恃才骄纵,有完整自我,才有胸怀成全别人。

至于帕特丽夏的男女平权同工同酬感言,才是正点女权诉求,所以台下的梅丽尔· 斯特里普和詹妮弗· 洛佩兹都为她欢呼,艾玛· 沃特森在twitter上转贴帕特丽夏的获奖感言并高呼“我爱你”。艾玛·沃森的前一条Twitter是“嫁给一个王子不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你变成公主的方法”,优雅撇清和哈利王子有约的谣言。

据报道,NBC 的新闻记者马瑞亚史瑞沃一月中刚刚发表了一份长达400页的《史瑞沃报告》讨论男女薪酬不平等问题,黑人女歌手碧昂斯, 女演员珍妮弗·加纳、“绝望主妇”之一的伊娃·朗格利亚都加入了这份报告的写作。碧昂斯宣称“性别平等只是一个神话!”同工同酬是好莱坞的痛点。长久以来好莱坞男演员的酬劳远远高于女演员,男女同工同酬,是女权核心呼声。以《美国骗局》为例,当时已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的詹妮弗·劳伦斯的片酬只有影片收益的5%,后来她的经纪人跟制片方讨价还价,加到7%,另外一个女主角艾米·亚当斯也只拿到7%,但片中的三个主要男演员克里斯蒂安·贝尔、杰瑞米·雷纳和布莱德利·库珀都是9%,男导演也是9%。

与其以“女权”的名义抠字眼生好多闲气,不如推动“同求学机会同就业机会同工作机会,然后同等报酬”的制度建设,有了这些,才能消灭性别歧视的根部起因。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山西钨钢轴套

福建灭火器批发

北京乳晕嫩红素

南京融雪剂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