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件盒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零件盒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氧气虽然少人气特别旺

发布时间:2020-07-13 20:27:24 阅读: 来源:零件盒厂家

官兵在巡逻执勤途中。许必成、刘跃 摄

风雪边关,地广人稀,有些哨所方圆几百里没有人烟。战友拥抱,是团结的凝聚、情感的慰藉、心灵的取暖。在这里,你会真正掂出“战友”这个称呼的分量——它象征着同甘共苦、生死相依。

记者见闻

来到海拔4700米的红其拉甫边防连,新兵杨建刚万万没有想到,吃饭成了问题。

当天,小杨就被强烈的高原反应撂倒,头痛欲裂,吃不下饭。没想到,班长没有轻声劝慰,也没有问他想吃什么,而是一脸严肃地对他说:“吃不下也得吃!”

埋着头,小杨用筷子扒拉着饭,泪水啪嗒啪嗒地往碗里掉。刚吃了几口,就忍不住往外吐。闻讯赶来的连长张国亮,语气比班长更坚定:“吃,吐干净了接着吃,这是命令!”

“看到新兵这样,我们也心疼,但心疼不能说软话,有些新兵越劝越不吃,我们就说在这里吃饭就是命令,盯着他们把饭吃进肚里。”张连长告诉记者,新兵初上高原出现反应很正常,要是不吃东西,身体没有能量,高原反应就会加重。

果然,“眼泪拌饭”的日子过了没几天,小杨的高原反应就减轻了。这时,连队干部才安排炊事班,给小杨做了他在家时爱吃的菜,班长还带着小杨进行适应性训练,晚上又定时叫他起来吸氧……

“红其拉甫边防连位于帕米尔高原腹地,空气含氧量不足平原的一半。”某边防团政委杨梓林向记者介绍说,新兵初到边防哨所几天里,他们采取“一对一”的方式,安排干部骨干照顾新兵。对高原反应较大的新兵,老兵24小时不离身,就连他们上卫生间也有人陪着,防止他们晕倒摔伤。

“刚到哨所很不适应,但没过几天,我就被干部骨干的真心关爱感动了。这里氧气虽然少,但人气特别旺!”新战士小刘对记者说。

小刘说的“人气”,也让新兵刘香五念念难忘。

在家乡,过生日吃个蛋糕再平常不过了。然而,走上边防哨所,小刘就没敢再做这个“梦”,这地方走几百里地连个人影都没有,哪有地方买蛋糕啊?

可是,一个蛋糕真的像做梦一样出现在了小刘面前!为给刘香五过生日,班长李国标和炊事班商量,在馒头里多加些鸡蛋,做成蛋糕形状。

那天,一个脸盘大的“馒头蛋糕”端上餐桌,小刘被惊呆了。听说班长为了给他蒸蛋糕,手被烫起了泡,他更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刘香五对记者说:“这是我长这么大,吃到的最特别的蛋糕!说实话,过生日不是非吃蛋糕不可,但我更看重这份情谊!”

情谊,不仅仅体现在生活中,战斗中的情谊更让新兵们感慨万千。

一天,指导员杨小强和几名骨干带6名新兵从海拔5000米的点位执勤返回,被一条水流湍急、没有封冻的河流挡住了去路。如果绕道,天黑之前肯定赶不回哨所,会有危险。

河面上冒着雾气,但水温很低,冰凌涌动。几名老兵争着下水探路。“谁也不许动,我去!”说着,指导员脱掉防寒鞋,挽起裤腿走下河。探明深浅后,他又折回来,和老兵们一道背着新兵过河。

趟过河,看到指导员和老兵们冻得嘴唇发紫,浑身发抖,几名新战士马上脱下大衣裹在他们腿上,并用双手为他们紧紧捂着。天黑前,小分队平安回到哨所。

“我们到边防时间不长,老兵说的那些惊心动魄的险情我们都没遇到过,但仅仅是过河这件事,指导员和老兵的举动就足以让我震撼。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一定不让他们背!”新兵李闯对记者说。(赵俊锋 特约记者 许必成)

新兵日记

我的兄弟我的连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新战士 张晓虎

1月7日 星期二 雪

参军前,我在社会上闯荡了几年,喜欢跟朋友们称兄道弟。当兵后学习条令,才知道军人之间的称呼是有规定的。上级称呼下级,只能“称姓名或者姓名加同志”。

“张晓虎,你到家了!”这是刚到边防连时,连长杨文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表面上笑脸回应,心里却在嘀咕:“到家了?家里人哪有称名道姓的?”

很快,我就发现,连队是不是个家,不在于战友们互相称呼什么。同班吉林籍新战士于东福,上山当天就病倒了,在床上躺了近一周。杨连长每天跑前跑后,端水送饭。小于睡觉后,连长还常常爬起来,侧耳听小于的呼吸。

一天,小于因为高原反应晕倒在厕所门口,杨连长赶紧跑来,抱起他就往卫生室送,给他按胸口、掐人中、吸氧气,还不停地呼唤小于的名字:“于东福!于东福!”这个时候,连长还是叫姓名,但我听出来了,连长那个急呀,比自己家人晕倒还着急呢!

让我彻底改变想法的是最近的一次巡逻。那天,杨连长带领我们到某点位执勤。经过一处制高点时,我被一阵寒风刮了个趔趄,脚下没站稳,直往山坡底下滑。杨连长眼疾手快,一个前扑,用手抓住了我的装具,与闻声赶来的战友把我拽了上来。他自己却不小心滚下山坡,大腿和右手摔青了好几块。

“连长,对不起……”我为自己的不小心自责,杨连长却轻描淡写地安慰我:“没事儿就好,张晓虎,下回一定要注意安全!”

这一次,连长还是叫我的名字。但我觉得,关键时候能用他的命来换我的命的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绝不是江湖上那些互相轻易称兄道弟的人。

我想,当我退伍的时候,我会亲亲热热地叫连长一声“大哥”。这一辈子,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兄弟我的连!

定西工作服订做

周口订做工服

新余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